西二旗
地铁
东边
展开/折起 - 头部

上班的路

幸福感的强烈与否,与一个人工作的地方与住的地方的远近有直接关系。

这是我二姑说的一句话,在我毕业之后的求职道路中一直作为一个基本原则。住在公司附近,起码是不太远的地方, 是我追求的一种环境。

西二旗

刚来北京时,在上地西二旗工作。北上之前,我便开始在58、赶集等大规模的搜索住宅信息。 之前在青岛的时候碰见过一个坏邻居,他们一对夫妻加一个闺女,一家三口住在一个小单间里,而我住在 他们隔壁。男主人经常喝酒,每次喝酒就打他老婆,又喊又叫,哪怕她闺女对他苦苦哀求也不行。 因为他的原因,加上我自己的性格,从此以后我开始很不乐意住合租房,所以一直在找公寓。

我比较幸运,在来京三四天后,顺利的在公司西南方向不远的地方找到了我第一个住所。 之所以说幸运,是因为真的有点靠运气。来京后,我首先住在了宾馆里,但上地那地方的宾馆贵的吓人,所以 我不敢懈怠,每天都在跑着找住的地方,要求也在一再降低。在最后一天我在菊园附近找到了八维公寓,不知道 现在还有么。八维公寓很大,真的。但房子是板墙不是实心的,隔音保暖肯定没戏了。不过当时我没多想,也没有 别的选择了,便去了物业办公室准备预定,被告知先交房钱,而我当时没带现金,便出去提钱了。

atm机东西都有,当然这是我以后才知道的。而我当时只知道离公司更近的那个位置,便开始往回踱步, 走了十五分钟左右,在离atm不远的位置,我在一栋二层小楼的后面非常巧合的找到了我最终选择的房子。 这真是运气。

从此以后,我开始漫步在公司与住所之间,单程大约30分钟的样子。来的第一年,刚工作了不久,北京的雾霾天 便来了,整个空气充斥着一股烟呛的味道,而我这个人从小不吸烟,简直无法忍受这种环境。春节回家后,见人 我便开始抱怨北京这难以让人忘记的糟糕天气。

冬天终究过去了。来自西北的最后一阵风把蓝天重新交给了北京。你的感觉肯定和我一样,这天蓝的真是有点过份了。

在西二旗的公司,我先后换了三座大厦,其中有一次隔街就能望见我对象所在的写字楼,离我住所徒步仅有15分钟的路程。 之后换了个稍微远点的,开始来回的坐112,而下班的时候,如果走早了,我是坚决不做112的,宁愿走的回去。因为 实在是太挤了。虽然加班的人很多,但全局来看,按点下班的人才是最多的,六七点的公交与地铁,挤不起。

对112的回忆还没有散去,我便有了一个更恐怖的回忆——早高峰的地铁。

地铁

13年的中间,我来到了陌陌。

来北京这么久,没有做过几次地铁,而这次,开始了将近4个月的地铁旅程。

挤,是第一个事情。

在此之前,我坐地铁的趟数十个手指头都能查过来,对早高峰的地铁是没有概念的。头一次在七点半站在上地地铁口的时候,我的肉体与灵魂都被 深深的震撼了。看着那排到公路上的队伍,无终止的叽叽喳喳,再加上蜗牛般的蠕动速度让我实在难以接受。

我这人最讨厌别人吵架,而这个地方是经常有人吵架的。经常有两个女的从队尾一直高嗓门的吵到进地铁为止,鸡毛蒜皮 的小事,还抵不过这一路的口水。

长,是另一个事情。

每次上班都需要转一次地铁,将近一个半小时,来回要三个小时,这着实让我无法接受,感觉生命流逝的太快了。当然, 几天之后,我便习惯了,习惯了这种所有北京人都习以为常的地铁生活。

我逐渐习惯了那条回家的路,从呼家楼地铁站到公司,有一条小路会穿过一片棚户区。对面便是北京的CBD,而路北边便是一片不大不小的棚户区。 一路之隔,云泥之别。我长对朋友讲,不要太崇拜北京,北京也有自己龌龊的地方。

这样的生活,我忍受了四个月。四个月这个数字是我最近才算出来的,刚算出来的时候自己都吃了一惊,竟然有这么长的时间。

之后我搬家了,搬到了公司的东边。

东边

搬家这个事情上要比我远想的麻烦的多,从8月份开始,每个周末都开始出来找房子,从北土城到管庄再到宋家庄,可以说沿着把北京东半球算是全跑遍了。

才开始的时候,我一心是想找一个公寓的,当然要离公司近一些。但后台发现不合适,见到的几个公寓要么太远太偏,没有公交车黑洞洞的,要么环境 实在太差,在分钟寺看过一个公寓,老婆看了竟然有几位妖艳过度的前台,无论如何也不让在这了,当然那个地方也太远。

在最后的日子里,我定下了现在住的一个两居房子,在传媒大学北边,紧靠着朝阳路。坐公交去公司还算方便,一辆快2就直达了。

我已经习惯这条路线了。这条线很顺,车站离家、公司都很近。很顺,不用导车,这一项可以为上班路上的幸福感至少增加百分之三十。

未完

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 3.0 未本地化版本许可协议进行许可。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